单纯性肥胖对儿童神经心理发育的影响

上传:lyz917 2022-06-20 15:18:20 版权声明 举报文章

被举报文档标题:单纯性肥胖对儿童神经心理发育的影响

被举报文档地址:

http://www.meetupne.com/article/756805.html
我确定以上信息无误

举报类型:

非法(文档涉及政治、宗教、色情或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侵权

其他

验证码:

点击换图

举报理由:
   (必填)

摘要:目的探讨单纯性肥胖对3~6岁儿童神经心理发育的影响。方法选取2018年7月至2019年12月本院收治的单纯性肥胖儿童65例为单纯性肥胖组,同年龄段正常体重儿童65例为对照组。采用上海复旦大学儿童医院制订的0~6岁儿童发育筛查测验(DST)量表评估神经发育情况;西安交大医学院修订的中国学龄期儿童气质量表评估气质维度情况。结果单纯性肥胖组儿童精细动作、大运动、社交能力、发育商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儿童,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语言和适应能力评分在两组儿童间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单纯性肥胖组儿童节律性、适应性、趋避性、活动水平、坚持度、反应阈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儿童,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反应强度、心境、注意力分散评分在两组儿童间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结论3~6岁单纯性肥胖儿童神经心理发育水平和气质维度评分下降,应进行针对性干预。

关键词:单纯性肥胖;儿童;神经心理发育;气质

单纯性肥胖以全身脂肪堆积或过度增生为主要表现,是高血压、2型糖尿病等多种慢性病发生的病理基础之一[1]。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居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同时也带来了饮食结构的改变,儿童肥胖率逐年增加,成为一项被广泛关注的社会问题[2]。目前,对儿童单纯性肥胖的研究多集中于探讨相关危险因素,而关于神经心理发育的研究较少。儿童神经心理发育包括认知、运动、人格等多个方面,直接影响到其社会适应能力和身心健康[3]。3~6岁是儿童神经心理发育最快的一个年龄段,基于此,本研究探讨单纯性肥胖对3~6岁儿童神经心理发育的影响。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选取2018年7月至2019年12月本院收治的单纯性肥胖儿童65例为单纯性肥胖组。入选标准:①年龄3~6岁;②体重>同身高同性别标准体重20%。排除标准:①内分泌代谢疾病所致的继发性肥胖;②药物引起的肥胖;③既往有神经疾病或心理疾病的儿童。入选儿童中男性35例,女性30例;年龄3~6岁,平均年龄(4.67±0.53)岁。另选取性别构成比、年龄段相同的正常体重儿童65例为对照组。其中男性33例,女性32例;年龄3~6岁,平均年龄(4.61±0.49)岁。两组基线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批通过,所有儿童的监护人均知情同意本研究。1.2方法使用上海复旦大学儿童医院制订的0~6岁儿童发育筛查测验(DST)量表评估神经发育情况,包括精细运动、大运动、语言、社交及适应能力5个维度,计算5个维度总分的平均值为智龄,发育商=智龄/生物年龄×100%。采用西安交大医学院修订的中国学龄期儿童气质量表评估气质维度情况,包括节律性、适应性、趋避性、活动水平等9个维度。1.3统计学分析采用SPSS23.0统计学软件包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并行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神经心理发育情况比较见表1。单纯性肥胖组儿童精细动作、大运动、社交能力、发育商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儿童,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语言和适应能力评分在两组儿童间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2.2两组气质维度评分比较见表2。单纯性肥胖组儿童节律性、适应性、趋避性、活动水平、坚持度、反应阈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儿童,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反应强度、心境、注意力分散评分在两组儿童间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

3讨论

3~6岁是儿童神经心理发育最迅速的时期,单纯性肥胖在影响儿童身体发育的同时还会对身心健康产生长期不良影响[4]。相关研究显示,儿童自出生起就处于神经系统持续发育过程中,而心理与身体发展具有阶段性[5]。神经系统是儿童心理发育的基础,尤其影响大脑成熟水平。心理活动的发展与后天环境影响密切相关,若外界的学习、生活环境有利于大脑发展,则能够保证健康的心理活动[6]。研究者发现,胎龄、出生体重、喂养方式、新生儿期疾病、窒息史等均为儿童神经心理发育的影响因素,其中喂养方式不科学是引发儿童单纯性肥胖的主要原因之一[7]。本研究结果显示,单纯性肥胖组儿童精细动作、大运动、社交能力、发育商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儿童;提示3~6岁单纯性肥胖儿童神经心理发育与体重正常儿童比较明显更差。原因可能为:肥胖儿童在社会交往时受偏见的比例较高,容易出现羞愧、窘迫等情况,提升了对外界拒绝和不友好反馈的敏感性,对自信心、自尊心产生不良影响,不利于神经心理发育[8]。本研究结果同时发现,单纯性肥胖组儿童节律性、适应性、趋避性、活动水平、坚持度、反应阈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儿童;说明3~6岁单纯性肥胖儿童气质维度评分较低。可能原因为:肥胖儿童在进行户外活动时心肺负担较重,易出现心慌、气短等情况,影响了其参加运动锻炼的积极性,难以适应集体活动[9];同时,肥胖儿童心理负担较重,易出现自卑、焦虑等不良情绪,对外界刺激的反应较强[10]。综上,3~6岁单纯性肥胖儿童神经心理发育水平和气质维度评分下降,在日常工作中应针对上述情况加强干预,提升该类儿童神经心理发育和气质维度水平。

作者:王晓燕 殷侠 单位: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新生儿科